永利皇宫新的登录系统

8岁童被亲生母亲起诉 起诉书上文字尚认不全 图

作者:赫连驷    发布时间:2017-05-02 14:08:24    

6月23日,8岁的小斌(化名)拿着民事起诉状,他只认得上面的几个名字,还没搞懂起诉书是什么意思就被推上了被告席 捏着这张打印纸,8岁的小斌(化名)好奇地阅读着,但整页文字,除了认识几个名字外,他并不懂这些字句的含义孩子还不能明白,这是妈妈递送到法院的起诉书 6月8日,小斌的爸爸龙先生收到岳麓区法院的传票,被告是他年仅8岁的儿子小斌,而原告是孩子的亲生母亲罗女士 原来,3年前,已与龙先生离婚的罗女士,将名下的天马村股份赠送给儿子小斌今年6月,罗女士起诉至岳麓区法院,要求撤销这一赠送行为,收回对股权的收益这让龙先生难以接受 母亲起诉遭遇经济困难,要求收回股权 龙先生是岳麓区天马村的村民龙先生2002年与罗女士结婚,两年后,儿子小斌出生婚后,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2006年12月,经岳麓区法院调解离婚小斌由龙先生抚养,罗女士远嫁台湾 这几年,罗女士在台湾生活,育有一子,偶尔会回到长沙今年6月,罗女士一纸诉状,将8岁的儿子小斌告上法庭罗女士在起诉状中说,自己当年经济状况较好,且希望能正常行使对小斌的探视权,于是2010年在家乡时,罗女士决定将自己名下的股份赠与小斌 2010年2月2日,罗女士写了两份文书,一份《赠与书》中说,她将所持的天马村股份合作联社的股权证送给小斌,所有股份事宜都交由小斌处理,她本人概不过问另一份《委托书》中说,自己与天马村七组所有的金钱来往都委托给小斌处理,概不过问 起诉状中罗女士称,自从将股份送给小斌后,自己再难以见到小斌,无法享有探视权而且,罗女士名下的股权证在天马村近2年多的收益,并不完全是小斌的法定代理人龙先生签收的罗女士称自己没有工作,目前经济出现重大困难,生活难以维系 因此,罗女士将儿子小斌诉至法院,要求撤销这一赠送行为,并由原告享有这一股权的收益 父亲回应孩子还没搞懂起诉书的意思 对于这起官司,龙先生难以接受龙先生说,离婚前,他与罗女士曾有口头协议,罗女士不用支付抚养费,股份是作为抚养费赠送给儿子的 2010年,龙先生听说村里有一笔分红,罗女士户口在村里但人在外地,钱被暂扣后来,罗女士传真来一份“结婚公证书”,小斌才开始享有分红 龙先生说,2007年和2008年,这部分股份产生的分红为1300元;从2009年开始,分红有所上涨,4年时间共分得23300元目前,天马村正在清算资产,小斌受赠的股份可能会产生8万多元的收益 龙先生说,小斌的分红除一次是由在村里上班的表弟代领外,其余均由龙先生本人和龙先生母亲领取至于股权没有更名,龙先生说,这是村里的规定,股权可赠与或继承,但不能更名 “这场官司对小孩的伤害太大了,离婚已伤害过孩子一次他只认得起诉状上的几个名字,还没搞懂起诉书是什么意思,就被推上了被告席”龙先生说,希望与罗女士当面协商,但联系不上她 6月23日上午,记者设法联系上已回长沙的罗女士她说自己刚回,手上有很多事要处理,等处理完再与记者联系律师称,案件预计7月上旬开庭 [律师观点] 送给未成年子女的财产包含道德义务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李健律师认为,依据《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前款规定本案当事人远行之前赠与未成年子女的财产,包含有道德义务和法律责任,因此现在想撤销赠与非常困难李健还强调,本案被告其实还享有索要抚养费的反诉权利,因此建议原告基于法律规则和情感因素,尽量与被告监护人协商解决此纠纷 案件背后是一个有争议的法律问题 被告代理律师赵荣说,根据《合同法》,两种情况下的赠与合同是不可撤销的,一种是经过公证的,一种是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本案中的赠与合同是在办理离婚的背景下签订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属于负有一定义务的赠与合同 赵荣认为,案件背后是一个有争议的法律问题,这是赠与合同纠纷,适用《合同法》中关于赠与合同的相关条款,但《合同法》中关于股权只有一些原则性规定,第二条又规定“婚姻、收养、监护等有关身份关系的协议,适用其他法律的规定”《公司法》中对于股权有相关规定,但被告受赠的股权并非公司股权,而是村里的集体财产,“本案无直接适用的法律条文,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