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新的登录系统

血腥摘取器官 中共肾移植鼻祖院士军医跳楼自杀

作者:谈妩虫    发布时间:2017-06-01 05:42:04    

2010年,84岁的中国肾移植鼻祖黎磊石,从南京自家14层高楼跳楼身亡而早在2007年5月,上海第二军医大学著名器官移植专家李保春,就从医院肾移植大楼12层跳下死亡 从1999年以来,中国突然成为器官移植大国,每年移植手术量在几万、几十万,而在中国没有认定脑死亡、没有几例亲友捐赠器官的前提下,用于移植手术的器官从何而来,这成了中共医学界无法解释的话题 自 2006年国际上开始揭露中共残酷地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真相以来,在国际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其中加拿大独立调查人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的调查报告《血腥的器官摘取》,用几十种证据证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存在,至少有4万个器官来源不明国际社会把中共的这种活摘暴行称之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中共对外宣称,移植用器官来源于死刑犯,但每年中国死刑犯只有几千人,而每年移植器官在几万人的数量级,这个根本无法解释的矛盾,等于是让中共公开承认,他们把秘密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当成死刑犯来对待了 中国肾移植第一例 黎磊石是南京军区总医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著名肾脏病专家据沈阳一位老军医透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主要是先从军队医院开始的由于近水楼台,黎磊石的小研究室很快成为中国最大、实力最强的肾脏病研究所当初他的研究室家底是一万块钱,现在拥有几个亿,还有那些无形的资产该所号称具有多个“世界第一” 提及发展奥秘,黎磊石称:“在全军、全国都找不到像我们这样干的,我们每周两、三个晚上组织学习和学术活动院里要求过双休日,而我们科全体人员都是星期六要上班” 不过具有一点器官移植常识的人都知道,组织匹配、能够用来移植的器官是可遇不可求的,一般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个人的匹配概率只有30%左右在西方国家要等一个匹配的肾脏器官,一般要等3-5年,经常医院是因为没有器官来源而无法做手术,而在南京军区总医院却是完全相反的场景,这让移植界的同行感到不可思议 病房医生一年做几百例肾移植手术 据中国军网报导,黎磊石的肾移植中心仅在2004年就做了1,000例以上的肾移植手术,平均每天3台手术以上他主持编写了《中国肾移植手册》第一版和第二版,也就是说,黎磊石院士教出了许多中国大陆器官移植医生,让他们成为手上沾着鲜血的这个行业的继承者 黎磊石1994年当选为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官方给他的头衔还包括国际著名肾脏病学家,中华肾脏病学会及亚太地区肾脏病学会创始人之一等不过这位医学泰斗却没有起码的医生道德抛开活摘人体器官这个罪行不说,他还包庇手下医生 2001年黎磊石移植中心一个病房的病人做完手术后,发生出血由于现场三个医生相互推诿失职,最终导致病人死亡按理应该严肃处理,但黎磊石称,这三个医生是移植主角,一年做了几百例肾移植手术,为了隐瞒医疗事故,他将其中一个送到武汉同济医院学习,一个调到门诊 不想自杀的人 84岁从14层楼跳楼自杀 2000年,黎磊石患了恶性肿瘤,并且转移到骨头2000年8月在上海做手术后,他又继续做了10年的器官移植指导 2011年,黎磊石癌细胞再度扩散,2011年3月16日,84岁的黎磊石从南京自家14层高楼跳楼身亡 官方宣布他是因患癌症,为国家节约医药费而选择跳楼自杀,不过民众议论说,他作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是中共军队中高级干部,军队医学界的权威,中共中央军委曾大力表彰其“先进事迹”给他记了一等功;这样一个医学专家,一个享有中共军队中“崇高荣誉”的军人,怎么会因为“不堪忍受病痛”,不顾军人的荣誉而跳楼自杀呢 据说在文革时,黎磊石遭到迫害,有人问他是否想到自杀,他说:“我当现行反革命的时候,几千人的大会批斗,有的人问我,你搞得那么惨,妻离子散,为什么不自杀,我说我不会,我不认为自己是反革命,我没有罪”几十年后,黎磊石达到了他人生“荣誉”的顶峰,但是,面对国际上的正义力量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的谴责的时候,他已经再也不能说“我没有罪”了 有消息说,黎磊石自杀前精神压力大,心理负担重这就像老百姓常说的:害死的人太多了,自然就会有鬼找上门中国人历来相信,作恶太多的人是不得善终的 上海著名肾脏病学专家李保春跳楼身亡 无独有偶44岁的李保春是著名肾脏病学专家,中国透析移植协会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肾脏病协会委员,上海长海医院肾内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据《了望东方周刊》报导,李保春最后一次出现在媒体上是2007年3月8日,第二届“世界肾脏日”大型病人教育科普讲座上2007年5月4日下午 4点左右,患有抑郁症的李保春,从上海长海医院大楼的12层跳了下来 一位知情人士披露,李保春死前几个月经常睡不着,靠吃安眠药维持,后来吃药也不见效了,最先进的药吃了都不管用有一次还无故摔倒了,去检查也没有发现有器官性疾病到了“五一”前,抑郁症比较严重,住进了该院神经内科的病房,并开始吃抗忧郁的药 李保春跳楼那天,是从病房上到7楼,7楼是他担任科室主任的肾内科,然后去到12楼,这里是泌尿外科,这是他做肾脏移植的地方护士告知,病人要进行肾移植,一般先到12楼的泌尿内科登记,然后等待肾源“从自己工作的大楼跳下,没人知道他当时想着什么,也没有留下一句话”这位人士叹息说 上海长海医院宣传科马科长对媒体称,抑郁症太敏感,这个事情对医院来说很负面整个长海医院对李保春之死讳莫如深该院医生对“李保春”三个字显得很敏感,说:“记者不要来找我”李保春一定没有想到,他最后的离去会让医院感到有点“不光彩” 在他的追悼会上,他哥哥一再表示,家人“十分悲哀,难以接受”满头白发的岳父邱世昌靠人搀扶着,11岁的女儿一语不发,妻子邱璐一直死死抓着遗体不让送进棺木,在钉入棺木的一刻发出声嘶力竭的哭喊声 李保春1963年5月生于吉林,1981年进入第二军医大学军医系学习,同年入伍,曾赴美留学2年余,博士后1994年进入上海长海医院肾脏内科工作,历任医师、主治医师,副教授、教授,科室副主任、主任一个学术人才就因为当兵入伍,犯下不齿罪行,只能自杀以求解脱 做过活体器官摘除手术的医生都精神恍惚 2006年,首位站出来揭露沈阳苏家屯集中营的女证人,披露她的前夫就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刀医生之一器官摘除手术中主要让他从事眼角膜摘除由于活体器官摘除和焚尸的惨烈,给证人和她的家庭带来摧毁性的打击每次回忆,证人都情绪激动,承受难以描述的痛苦 证人的前夫2001年调到苏家屯医院时是实习医生很快提拔为脑外科主治医生2003年开始,她注意到前夫精神恍惚“他抱着沙发枕头看电视,你把电视给闭了,他都不知道” “慢慢的,他开始晚上盗汗,做噩梦床单湿透了一个人形......” 网上流传一份王立军的病情诊断证明书,指他2008年开始向医生表示,工作压力太大,长期睡眠不足,晚上不敢关灯睡觉不少人发现,王立军经常情绪暴躁、歇斯底里,这些症状都可能是真的,很多参与过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人,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