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新的登录系统

北京暴雨后 广渠门内的后遗症灾难

作者:邹宪景    发布时间:2017-10-03 04:50:44    

无论是洪水还是暴雨,无论是地震还战争,总是能把化解矛盾粘合分歧,整个社会众志成城汶川地震如此,98洪水也是如此遗憾的是7.21暴雨灾害不但没有粘合东城区广渠门内本家润园小区矛盾,反而激化成一个解不开的结 26日上午,财新网报道:“就在距离这个被各界广泛关注的积水点仅600米之遥的东花市大街本家润园小区,仍有近百人无家可归,露宿在社区广场上” 上午,看到报道后,立刻向北京市民政局反映了“这些外地青年无家可归,得不到任何救灾物资的情况”民政局说东城区没有上报灾情,他们马上派人调查一路上,我猜想这只是一次官僚主义的错误而已,我到时应该看到写着“民政救灾”四个大字的帐篷 小区在广渠门车内溺水司机遇难处向东的红绿灯路口东北角“本家润园C区”,车一到小区门口,就遭到保安的喝斥,“在清淤,车不能进!”“哪里可以停车” “你爱停哪,停哪里”五六个三大五粗的保安站在小区门口,这是我在北京见过最恶劣的保安之一,蛮横粗暴且不讲道理而就这时,一辆警车从我后面挤了进去,保安态度为之一变,放行和谐只是属于少数人 走进小区,只看见四处散落着五六顶野营帐篷,红色的小区的老北京告诉我,这是新华社一个记者送来的,小区保安还辱骂记者:“神经病”而骂人的保安和这些露宿街头的孩子,都是“新新的北京人”,他们来自内蒙、河北和安徽等地   这些露宿“新新的北京人”都是“蚂蚁一族”,他们的家就在地下室二层,21日夜晚被暴雨所淹没,22日早上才得到政府救援开始往外抽水这地下室二层原本属于人防工程,却被物业公司私自改造成“蚂蚁间”总包给“二房东”转租而这些露宿街头的年轻人就是转租户 在房间被淹没的那一天“二房东”关闭了手机,孩子门在恐慌中打爆了110也没有得到回应,最终耗完的是自己手机的电池,就像耗完了他们对“正义”那一点点记忆雨中的露宿帐篷以及晾晒的被子与衣物和这个高档小区显得格格不入,这就是北京,这就是中国 平时蜗居于地下,因一场大雨暴露得淋漓尽致,这是富饶中的贫困,这是幸福中的痛苦,他们就是在“苦中作乐”里生存这画面就像电影的镜头唤起了我脑海中的记忆二十年前,我也象他们一样留在了北京,因为对未来的梦想,对国家的憧憬,因为不服输的青春 一个河北的女孩,大学毕业,23岁,药店销售员她所有的财产都被雨水淹没在地下室的二层,那个她曾经温馨的“窝”她哭着说,六天了,没有人理我们她们找市政府,市政府说找东城区,东城区政府说救灾物质马上就到,几十个小时过去了,救灾物资没有到位,一个姓王的警察却赶来威胁说:“谁在闹事,我就把谁抓进去!”她在这里露宿了六天,因为没有去上班被药店开除她哭着说,自己最大的愿望是:“求他们把预交的房租还给我,把我被水泡了的电脑赔给我”我要回家去,回老家去一朵还没有绽放的理想被一场大雨毁灭 现场的记者越来越多,亚洲卫视的摄影机也来了管片的派出所王所长出场,让大家赶紧从小区广场搬到物业会议室,“不要淋雨了,有雷雨,大家会有危险”而有人说,前些天,威胁要抓人的就是这个人“男女怎么可以混住在一个会议室”有人说 王所长,一个很会“自我保护”的警察,他一直把对讲机放在胸前,你永远看不到他的警号“我们忙了很多天,今天才督促物业把会议室腾出来”请问你知道有多少人露宿么“地下二层,一共有280户租房户,我们一直忙着在抢险,在抽水,在清淤”究竟有多少人需要安置你们调查过吗“我们一直在忙,忙着给小区通水,通电”这些房子是合法的出租房么“我们一直忙在调查”为什么这个灾情没有上报“我们一直在忙” 六天过去了,他们还一直在忙,在调查!这就是派出所的王所长 物业经理,你们为什么不道歉,早点安排这些孩子的住宿我们一直在腾会议室,刚刚腾干净现在我们来请他们进去住!王八蛋,什么会议室要腾六天六夜 小区里的老太太,真是丢人,香港记者来了,他们怕了这么多天了,没有人管这些孩子,问一问的人都没有有人送吃的给这些孩子,还要被物业的保安骂物业不管事,只知道收钱小区的公共设施房屋被挪用,配电室修到了地下室21日被水淹没,现在用的都是临时电 这不是一个灾难救助的问题,这是一个肆无忌惮地瓜分公共利益的案例不是他们不愿意上报灾情,让孩子得到救助,而是他们知道,上报灾情意味着“侵占人防工程”被曝光,意味着断送“财路”,意味着物业公司、派出所通通脱不了干系于是,他们拿出了“周口店人”的姿态,强硬,强硬,再强硬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些露宿街头的孩子,在北京城的二环内,却被开发商、物业公司、二房东和派出所割裂于社会之外她们是这280户转租户中最弱势的群体,他们无依无靠,没有办法象其他人一样投亲靠友他们的遭遇让我心有余悸,他们生活在这个城市,追求着自己的理想,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她们是坚强的,她们也是脆弱的,她们没有任何能力保护自己的权利,在一个巨大的灾难面前,一个物业公司和一个派出所就可以剥夺她们享受社会福利政策的权利,就可以剥夺她们接受政府救济的权利,只要有人愿意,都可以把不仁不义强加给她们一场灾难原可以弥合很多社会裂痕,但这一次真的不同,一个小小的物业公司,却无所顾忌地制造社会分裂和城乡斗争 今天夜里,没有下雨,那些年轻的姑娘和小伙子,你们还还好么我们知道,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