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新的登录系统

“穿运动服的外交官” - 逃往西德的东德运动员们

作者:关妈荜    发布时间:2018-02-01 14:30:22    

从1949年到1989年东德存在的40年间,曾有300万东德人逃到西德人们知道许多艺术家的逃亡经历,但知名运动员的逃亡史却鲜有人知 游泳运动员米特鲍尔(Axel Mitbauer)的逃亡经历可能是最有名的1969年8月17日夜间,他可谓是名副其实地游出了东德,地点在波罗的海岸最靠西德的地方当时那一带夜间是禁止下水的他说: "我事先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观察边境的情况,看探照灯是怎么打的,边防部队是怎么巡逻的,最后成功地游过了吕贝克海湾" 当时年仅19岁的米特鲍尔在身上抹了一层凡士林,穿一条游泳裤,一双脚蹼,在漆黑的波罗的海一游就是25公里,游向西方 "要是你天天训练游20公里,那25公里就不在话下了,听上去好像挺简单,不过我真是习惯了" 上世纪60年代末,米特鲍尔属于世界上最优秀的中距离游泳健将之一,一名游泳天才 "其实我真正感到骄傲的是战胜了寒冷,把握了方向在东德上中学我们学过天文学,所以我当时就靠星斗找方向" 游泳运动员米特鲍尔(Axel Mitbauer)游泳25公里抵达西德 米特鲍尔生来直话直说,因此很快就和东德政府闹上了矛盾东德灌输政治思想的做法也很令他看不惯,因此有了逃跑念头借一次出国比赛机会,他悄悄和西德运动员联系,请他们帮忙1968年,他的计划露馅,随即被关进东柏林臭名昭著的国安监狱,在隔离暗室里接受持续11个小时的审讯 被囚禁了8个月后,他虽被释放出狱,但却不再有比赛机会,因此他才一气游走游进西德领海后,他爬上一个浮动灯标休息,直到一艘客轮发现了他第二天,西德发行量最大的八卦报纸《图片报》以照片形式报道了他的故事,令东柏林的国安部大为光火 体育史学家布劳恩女士(Jutta Braun)介绍说: "当时有大批顶尖运动员逃离东德,我们总共统计到600多人,但估计实际数字要高很多至今人们还没有对这方面进行过系统性的史学研究" 体育史学家布劳恩女士(Jutta Braun)“一旦你看到过东德以外的世界……就很难想象再回到东德的封闭世界” 布劳恩女士策划了题为"体育叛徒--逃亡中的顶尖运动员"的展览,现在正值奥运会之机在伦敦展出展览题目援引了当年东德国安部在其档案中对这些运动员的贬称那么,他们逃离东德的动机是什么呢 "他们去过罗马,或许也去过东京,去过洛杉矶,参加国际赛事一旦你看到过东德以外的世界,一旦你作为运动员的竞赛生涯行将结束时,你当然就很难想象再回到东德的封闭世界" 逃离东德的运动员名单,听上去似乎就是一部体育项目名人录,其中包括知名足球教练、球员,奥运金牌、银牌得主 "当时东德很想在国际上比过西德,但是在很多方面东德根本就比不过,唯独在体育方面(可以)从1968年开始,东德在奥运会上的奖牌总数就一直超过西德因此,对东德政府来说,运动员是他们的一大财富" 因此,他们对逃离东德的顶尖运动员可谓恨之入骨,想方设法进行打击对东德政府来说,因为留不住享有高度特权的招牌人物而造成的名声损失,要比失去几块奖牌更为糟糕当然,他们也很担心"生产"金牌得主的幕后细节被曝光,爆出运动员们是在何等条件下才取得成功的:极端的训练手段、非人的心理压力、系统性地使用兴奋剂等 前东德田径名将盖博尔(Ines Geipel)致力于反兴奋剂 很多运动员至今都不愿公开他们的故事,因为当年东德的关系网今天依然存在,即便在柏林墙已经倒塌23年的今天,从前的国安部人物依然还在威吓昔日的逃亡者前东德短跑健将、如今坚决与兴奋剂作斗争的盖博尔(Ines Geipel)就知道这样的事情盖博尔本人也就曾因为打算逃跑而被东德国安部盯梢,1989年才经由匈牙利成功逃到西德她当年与队友创下的100米接力世界纪录,至今依然没有被打破后来她退回了奖牌,要求从世界纪录中除名,因为那是服用兴奋剂的结果 作者:Christoph Richter 编译:施彦 责编: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