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新的登录系统

暴雨过后心声 每一个人都是丁志健

作者:江孑计    发布时间:2017-07-05 15:49:03    

我和丁志健都来自小城市,靠自己的奋斗在北京站稳了脚跟我们毕业于一样的学校,在外企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开同一个牌子的车我们买了房子,可能还在不错的地段,我们在北京组建了自己的家庭,我们有了可爱的孩子我对这座奉献了青春的城市有了太多的感情,家般的依恋我知道在一天的辛苦工作后,华灯初上时,我开车行驶在夜色阑珊的车水马龙中时,有一盏暖暖的灯光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等我 然而,这个家一般的城市却给了我当头一棒 我不敢轻易对微博上的各种传闻发表评论,因为在这个每个人都是传播者的年代,我不能对无法确认真假的事情表示愤慨或随意转播我希望以最大的善意去揣测人性,或起码仔细思考事件背后的可能性但我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我把自己代入这个故事,却无法思索出一条可能的出路车门被中控锁死;水压太大打不开车门;有限的力气无法踹开玻璃;没有任何可以借用的工具除了等待救援,我别无他法然而我为之奋斗的社会、我依法缴纳的所得税,没有给我带来生命的保障我的最后希望,是给自己的亲人打一个电话,希望他们来救我,因为本来应该救我命的110,竟然在这个时候占线;而120告诉我不应该打这个电话我的最后希望,是我娇弱的、拿着一把锤子的妻子,从暴雨中的通惠桥一路跑着过来,双膝下跪向救援人员求救 我最后的希望,是她微弱的声音在风雨中回响:“丁志健,我来救你了” 直到手肘撞破、头骨撞碎,也无法逃出生天 我们并不怕天灾,我们怕的是明明有希望,最后却变成了绝望 在美国,我也打过几次911第一次是车的后窗玻璃被淘气的孩子打碎了,没有任何人员伤亡,十分钟后,警察开车过来询问情况第二次小区停电了,有人拨了911,不到十分钟,尖锐的汽笛声响起,指挥车、警车同时过来抢修公寓的火警在深夜响过一次——后来被证明是误报——半夜十二点,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消防队员开着消防车过来,带着大斧、消防带、手电、头灯检查完之后发现是误报,他们没有生气,而是微笑着对疏散的居民说:“欢迎回家”任何一起车祸,一个911打过去,是警车、消防车、救护车一起出动,即使没有人员伤亡,也要确认事故情况;街边画着红线的消防通道从来没有车辆占用;警笛所响之处,所有车辆自动靠边停车 我初来美国时,觉得警笛刺耳,半夜扰民后来我知道,虽然有太多狼来了的故事,但一盏闪烁的警灯之后,可能就是一条人命 如果说,一个人被困在暴雨中的车里还可以归因于坏运气,那么,消防、警察、急救等国家机器在面对一个并不复杂的情势时的无可奈何,则表明了制度的缺陷;而救援人员在面对丁志健妻子下跪的苦苦哀求时的无动于衷,反映的则是人性的缺失人性的缺失与制度的缺陷如同蜡烛燃烧的两头,共同侵蚀着我们的社会可怕的是,这两者并不是没有关联的制度的缺陷导致了人性的缺失,而后者反过来也加速了前者 我相信那些救援人员并非恶意,他们也知道水下可能有一条活生生的人命;但在这样的社会里,谁又能相信谁多少呢他们可能觉得丁志健妻子的话不够真实,他们可能觉得下水风险太大,他们可能根本没有带够足够的工具这是我从最善意的角度去揣度他们之后,所能猜测出的结论但最重要的是,他们不用负责他们不用对这片辖区负责,他们不用对这个社会负责,他们不用对纳税养活他们的人民负责他们只用对他们的领导负责当领导来了之后,丁志健的车终于被捞了上来,而活生生的一条人命,也消逝在一个举办过奥运会的国际都市的主干道上 如果溺水的是他们的亲人朋友,我相信那些人不会无动于衷我相信每个人都会对自己的亲人负责但在一个非自给自足的现代社会、一个并非凭一己之力能完成所有事情的公共空间中,如果每个人都只对自己的亲人朋友负责,我们还能生存下去吗丁志健的故事并非只在这样的突发事件中上演:我们的亲人生病了,只能靠自己的节蓄,一场大病下来,经济拮据的家庭往往负债累累;我们的父母老了,养老金发放迟迟不到位;我们的孩子上学,靠的不是分数而是赞助费和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这不再是一个靠个人奋斗可以获得安全、生存和自我价值的社会;我们的抱负被太多东西拖累了脚步,我们充满希望地步入这个社会,最终却变成沉入暴风雨中的车 这不是丁志健一个人的故事这是一个社会的故事,这是可能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的故事那些对农民工或者贫困者的遭遇无动于衷的白领们,请恐慌吧,因为这样的故事已经发生在了我们的身上丁志健是我素不相识的师兄;丁志健可能是我身边的同事;丁志健可能是我的妻子,我的丈夫 丁志健可能就是我 丁志健的命运在回家的路上沉入水下,永不浮起 我们的命运在这个城市摩肩接踵的高楼后面沉入水下,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