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新的登录系统

北京暴雨死者实录 尸体肿胀无法穿衣

作者:叔孙蚱    发布时间:2017-12-04 05:10:08    

  在康凤英的葬礼上,因为泡得太久,身体肿胀,家人几乎无法为她穿上衣服   7·21那个雨夜,这位62岁的老人想去看看在山上养蜂的老伴两天后,家人在距马路数百米远的麦秸地里找到了她的尸体   遇难者档案   姓名:康凤英   女 62岁   住址:房山区韩村河镇西东村   去世原因:在返家的岳琉路上,被冲出河道的急流吞噬,溺水罹难   永别“老伴,我过不去你那了”   在房山区韩村河镇西东村,据称,康凤英是暴雨中这座村庄唯一的遇难者   她家院落的门框上贴着象征刚刚有人故去的白纸,墙上则刷着“出售蜂蜜”的字样   几年前开始养蜂,每年此时,老伴胡茂常都会待在山上7月21日傍晚,雨水开始灌进西东村时,康凤英决定去山上看看老伴   叫上一位自家亲戚,二人驶上了临村的岳琉路没人会想到,在这个夜晚,这条宽敞、平坦的四车道马路,会将一些过客永远留下   当晚9点,胡茂常接到了康凤英的电话,“老伴,我过不去你那了”   踏上返程的康凤英并不知道,雨水已将岳琉路旁一条干涸多年的河道灌满,即将漫上路面   突然,急流裹着一根旧货市场的圆木冲了过来圆木撞上风挡玻璃,雨水灌了进来   开车的亲戚将康凤英拽下车,俩人抱住路旁的电线杆雨越下越大、水位越来越高,他们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就在这时,一辆水泥车开了过来,那庞大的体形暂时挡住了一些水流这是次绝佳的逃生机会,亲戚率先跳了过去,扒住了车身本能的,他也抓紧了老人的手,康凤英跟随着跃了过去   一切都在一瞬间发生,失手、下落、消失在水中亲戚再去寻找,只能看见黑夜中的急流   寻找“把她捞上来这事,晚一天都等不了”   胡家在西东村是个大姓,聚集些人手不是问题雨还在下,几名族人已奔到了出事地点   没有装备、没有经验,靠着从修理厂拖来的一条游船,搜寻开始了船是坏的,不多会儿便进水了,众人只得下水寻找大雨中,他们要对抗的是“一片汪洋”   22日早上,当两个在城里居住的儿子赶到时,岳琉路上已有几十人在搜寻各自失踪的亲人   儿子胡海刚和众人共找到了三具尸体,但没有一个是康凤英“当时已经知道,人肯定是没了”对于胡家来说,尽早将人找到,是为了让尸体更有“尊严”   他们也曾试着联系一家专业的打捞队,但得到答复是,第二天上午才能赶到“不行,把她捞上来这事,晚一天都等不了”胡海刚说   在岳琉路旁的积水下,遍是倒塌的麦秸翻开每一寸麦秸,胡家二子盼望那个熟悉的身影能尽早出现   当被麦秆划开的伤口遍布胡海刚整个小腿时,23日上午,康凤英的尸体在离岳琉路数百米远的地方被发现,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只是布满了泥水   回忆“我妈跟我好,就得让我找到她”   昨日上午,哭声在西东村内响起,康凤英下葬了因为被泡得太久,尸体肿胀,家人几乎无法帮她穿上衣服   对于这个终年62岁的老人,村中人的评价是“和善、有求必应”,望着出殡队伍,观者落泪的不在少数   5岁的小孙子来到家中,不见那个身材微胖、永远面露笑容的奶奶,他急得四处寻找稍已懂事的哥哥告诉他:“别找了”小孙子似乎明白了,但找得却更急,跺着脚嚷道:“我奶奶在哪?”   开车的那位亲戚至今不愿面对胡家人,据旁人讲,几天了他总在梦中突然惊醒,大喊着:“水,水来了!”   老人下葬的当晚,酒精味在胡宅内弥散,对于他们来说,“几天来太累了,要好好歇歇了”   胡海刚是最终发现母亲尸体的人,闷下一口白酒,他憋红着脸望着康凤英的彩色遗像,“我妈跟我好,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