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新的登录系统

《见证王立军》18 稀里糊涂被撤职

作者:赵埭漉    发布时间:2017-06-06 01:29:27    

十八、稀里糊涂被撤职 他至今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被撤职的 他原来是交巡警支队的领导有一天,上面突然来人,说他们单位工作推进无力,上级决定撤其职,削官为民他觉得很奇怪:他认为他们的工作做得非常扎实,凡上级的指示皆不折不扣地完成了,单位工作怎么推进无力呢 被撤之后,他被送去了市局"再培训中心",即"五.七"干校先有上级指定学习内容,学了之后就写心得体会后来就无人管你了,既不指定学习内容,又不清点人员,去也可,不去也吧,心得体会亦无人催收了再后来,恐怕担心他们耍出病来,机关一些人手紧的单位就三天两头跑去抓差有的被弄去当临时工,收放报纸、文件,打开水扫地;有的被弄去代表上级部门(用犯错误者去代表上级部门有点可笑),到基层没日没夜,且毫无目的地督检;有的被弄去 "阳光办"、"整车办"等临时办公室顶班喝茶总体感觉就像麻将中的"听用",有也可,无也罢 从表面看,"五.七"干校的日子是清闲的、轻松的、单调的但是,他们每个人的笑都是苦涩的,在笑声的背后涌动着无法言状的哀伤他们说的话都是装出来的假话,都言不由衷---那是个只需要假话的地方他们的心情是沉重的,比三座大山还沉重,经常压得他们喘不过来,凡进入"五.七"干校者,有的很快白了头,一夜之间苍老了好几岁;有的由开朗的性格突然之间变得沉默寡言,并且再不与人交流,甚至与家人说话也躲躲闪闪 每天除了睡着的时候,他们的大脑就胡思乱想想什么呢想自己究竟错在哪里想自己何时才能解放想今天在"五.七"干校,明天会在什么地方,想得大家头昏脑胀,垂头丧失他从一年前发配"五.七"干校之后,想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不过,在外面倒有不少关于他的传闻听到那些传闻 ,连他自己都感到可笑、可悲、可怜在不讲事实的环境中,也只有传言盛行了 其传言主要有以下四种 一种说法是说他们支队领导在交接管辖权时(交警交由分局管辖),私底下分了什么钱这肯定子虚乌有,肯定为想当然的猜测,因为那年月每个交警支队的确都有钱但他们却未动分文,分家前,分局早就去把账冻结了的,若有此事,还活得到今天 第二种说法是说市局想要他们支队部的地盘,他们不同意而得罪了王大爷这种说法也站不脚,因为他们一个小小的支队领导,哪有支配营房的权力即使他们不同意也是白搭,营房决定权在总队或分局,他们才有权决定营房的去留其实,严格说公安部门皆无权决定它,营房是政府修的,政府是营房所有权的法人,公安只有使用权,决定权在地方政府 第三种说法是有人对原公安局领导不满意,由于他曾为原公安局领导服过务,他们就把矛盾转嫁到了他的头上他觉得这有一定道理,因为他曾多次见到过"有人"用仇恨的目光看他,还在一次公开的会议上点名批评了他们的工作如果是这样,他就是他们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了 第四种说法是公报私仇,他比较认同这种说法当时,市局机关有领导给他打电话,令他将"市局机关"的亲戚分到分局机关,不去平台关于这个问题,他是没有直接权力的,要由分局领导定夺尽管如此,他还是向分局领导作了汇报分局领导说先放平台,以后再调整他觉得也没什么不妥,一是严格执行了上级指示,二是给"机关领导"留了余地和面子谁知"机关领导"非常不满意,放下电话后说:"骑驴看账本,走着瞧"有朋友就把"机关领导"的话私下通告给了他,提配他小心点朋友话音未落他就被追责其实,对"机关领导"当时的要求,他也不是无能为力,不是不能满足,因为分配尽管最后由分局领导定夺,但初期分配名单是由他们下面事先提供,他们完全可以不把她定去平台但是,他的脾气也许害了他:你不是要追责吗那就追吧他于是就没有给"机关领导"面子,结果…… 他不是认为上级领导不能追下级的责,而是觉得这责追得冤枉,追得蹊跷,追得个人这不是一级组织的正当行为,倒像小人耍的小手腕,倒像心术不正之人在泄私愤他私下一打听,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