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新的登录系统

这两天最可怕的新闻 早被一部电影神永利皇宫新的登录系统了(图集)

作者:宇文跄    发布时间:2017-11-05 11:51:41    

2018年11月26日,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 谁都没想到,从众人惊叹吹捧、到122位科学家联名反对,这项所谓“中国生物科技的突破性成就”会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发生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两极评价变化 一些追捧者把基因编辑比作上帝的手术刀,认为总要努力尝试,人类才能进步; 反对者们却在担心,毕竟背后的安全性争议和伦理审查涉嫌造假问题,都让这个外表华丽的基因编辑研究,暗藏了太多“不可信”的种子 看着专业人士讨论得焦头烂额,作为普通人很难理解其中的科学奥秘,萦绕在大家心里更多的则是两个字: 恐惧 那么,我们究竟在害怕什么呢或许下面这部如今看来细思极恐的电影,可以给你答案—— 《千钧一发》/《变种异煞》 Gattaca 《千钧一发》是一部拍摄于20年前的科幻片,虽然票房惨败却成为科幻电影的经典之作,被全世界的影评网站列入人生必看电影系列 制作班底,注定了神作属性 它是科幻界大牛安德鲁·尼科尔(《楚门的世界》)自编自导的处女作,主演是颜值正盛的伊桑·霍克(《死亡诗社》)、乌玛·瑟曼(《杀死比尔》《低俗小说》)和还没秃顶的裘德·洛(《冷山》) 更“神”的在于故事的背景设定 正如原版英文名《Gattaca》本不是一个英文单词,而是DNA的四种碱基AGCT的人为重新排布—— 几个字母就勾画出了一个奉行“唯DNA论”歧视法则的世界 这是若干年后的未来,人类已经掌握了基因定制的能力 因此优生成为一种流行,经济实力雄厚的家庭可以去诊所培育强化基因受精卵 最优秀的卵子和精子结合,肤色身高任君挑选出生的孩子一定会有强壮的身体和优秀的智力,毫无疾病的可能性,连肥胖、秃头、嗜酒等各种小缺点都能避免↓↓↓ 这是“自然受孕一千次也达不到”的完美基因 而付不起钱的穷人,就只能选择低人一等的自然生育,生出“有瑕疵”的孩子 虽然如今大家都无法理解,男主角Vincent长着伊桑·霍克这样的脸会被认为是基因差 但因为从受孕到分娩全都没有经过机器的优化,伴随Vincent出生的是一连串的健康风险评估数据: 神经性疾病可能性60% 狂躁症可能性42% 注意力无法集中可能性89% 心脏病概率99% 有过早死亡可能性,预期寿命:30.2年 结果就是,Vincent自降生便被宣布成为了一个“残次品” 唯DNA的社会,家长们已经不再尊崇“赢在起跑线”,而是“赢在基因” 于是Vincent的父母决定再要一个孩子,花钱通过机器挑选出一个更优秀的孩子↓↓↓ 完美基因和残次基因,是有着云泥之别的,正如Vincent和亲弟弟的差距打出生起,男主就被父母瞧不起—— 本来应该属于他的名字,代表家庭荣誉、意为“受尊崇的”的Anton,被弟弟夺了去; 每每量身高,明明小两岁的弟弟却总比自己长得快; 兄弟两人经常玩一个“勇气比赛”的游戏,两人同时往海里游去,看谁因为体力不支而先回头,Vincent更是从来没赢过 谁让他的对手,不管在智力、还是体力上都是一出生就注定完美呢 但更可怕的,还不是这种差距 而是像Vincent一样没有经过基因优化的人,被盖上的“低等”标签 他们被叫做God Child,瑕疵人 这个看似优雅的称呼,荒诞而讽刺地成了他们一生的枷锁 年轻人谈恋爱,第一件事不是看工作家庭,而是直接拿着对方的头发去做DNA检测,分数高的人才是相亲市场的抢手货 出了凶杀案,最先被怀疑的也是瑕疵人,警察们只会把瑕疵人拉来挨个做基因检测 瑕疵人不配拥有爱情,不配拥有被平等对待的权利,更别提梦想了 正如从小就有航天梦的Vincent,一直拼了命学习,想去世界最享有盛誉的宇航公司Gattaca工作 但在从来只招收基因优化人的Gattaca,每个面试者都要通过血液和尿液来检验是否经过改良他们不会浪费时间和金钱去培训一个瑕疵人,让宇航员成了男主可望而不可即的梦想 就算在纸面履历中撒谎,真实的履历还是存在于细胞中,为他盖上“不合格”的戳 在这个致力于改良基因的地方,歧视不在于肤色,而来源于科技 一切在出生那一刻就决定了,与你努不努力、勤不勤奋毫无关系,瑕疵人在职场晋升的道路也困难重重 于是,怀着宇航员梦的Vincent找到了一份最适合瑕疵人的工作——Gattaca公司的清洁工 这里用一块玻璃墙区分开了“上等人”和“下等人”,只有通过血液测试的完美人才能进入宇航员培训的区域 完美人自发抱团排挤“自然结晶”的瑕疵人,上层阶级和下层阶级之间的流动性接近于零 当然,一个“进步”的世界不会公开奉行落后的勾当,永远会给它披上文明的伪装 在这里,基因歧视同样被法律禁止 架不住因为贫穷而产生的瑕疵人,是没有能力和资本反抗的,唯基因主义统治的社会秩序也变得越来越坚不可摧 就在Vincent已经绝望的时候,一名伪造基因身份的黑市代理人出现了,告诉他—— 想要在不公平的社会里生存,就必须学会不公平的手段 他帮Vincent找到了一位曾是拥有优秀基因、却在一次意外中半身瘫痪的Jerome(裘德·洛饰演),和他调换身份 并完成了一系列带隐形眼镜、练习签名、矫正牙齿、左撇子练成右撇子的改造↓↓↓ 因为Jerome出车祸前的身高远高于自己,Vincent还不得不做个断骨增高手术 比起外表的改造,更重要的还是基因了 为了交换身份,完美人Jerome每天要收集自己的血液和尿液,供瑕疵人Vincent通过航天公司的安检↓↓↓ 而为了不暴露任何蛛丝马迹,Vincent一边每天去除自己身上的指甲屑、落发等,千方百计隐藏自己瑕疵人的基因信息 果然如那位黑市代理人的保证:有了优化人的DNA,论你到哪里都会畅通无阻 带着Jerome的身份,Vincent迅速成为公司里的精英航天员候选人,得到上司的赏识 没有人在意Vincent为了成为宇航员,私下付出了多少锻炼的汗水 准确地说,在唯DNA论的社会里,人们在乎全是一个个基因值几分,尽管你的成功可能真靠的是努力 之后,虽然电影也为男主角安排了重重险境,但还是安排了一个happy ending,让他完成了自己的宇航员梦想(具体情节就不剧透了),以此告诉观众“不灭的梦想就是作为瑕疵人唯一活下去的理由” 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千钧一发》也被当作了一部励志电影,直到如今才恍然大悟神作背后的隐喻 曾经人们都认为,这个唯DNA论的歧视社会只存在于科幻片里,可实际上人类从没有停止过对于“基因优化”的追寻 就像在影片首映时,作为宣传活动的一部分,他们曾刊登出了一封“遗传工程广告”结果有数千人信以为真,打来电话要求借助DNA改造后代 让人忍俊不禁,又不寒而栗 为此,霍金曾经多次做出过对“超级人类永利皇宫新的登录系统”的警告↓↓↓ 直到20年后,这部老片放在当下“基因编辑婴儿”热点时重温,结合着多年后的荒诞看—— 比起励志意味,它反倒更像一部恐怖片 对“优化人”的追寻、对“瑕疵人”的歧视、对阶级化社会结构的趋之若鹜,不管是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谈回开头的问题,关于这次的基因编辑婴儿新闻,大家到底在害怕些什么 《千钧一发》的日本公映会上,出现在结尾的这段话或许能给出答案—— “如果我们能够早些得到这些基因改造技术,下面这些人可能就永远不会出现了: 亚伯拉罕·林肯(马氏综合症)、文森特·凡高(癫痫症)、阿伯特·爱因斯坦(诵读困难)、约翰·肯尼迪(阿狄森氏症)、丽塔·海沃斯(阿尔茨默氏症)、雷查尔斯(原发性青光眼)、斯蒂芬·霍金(肌萎缩侧索硬化)、杰基·乔伊纳·克西(哮喘)……” “当然,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